张伟应:好好长啊,这一棵树

发布时间:2016-08-10

  人生过半,来路上的种种——每一次经历、每一个感悟,都成了生命拼图中的一小片,打量这个它,端详那个它,思索着它、它们,都是策励自己继续前行的勇力之源吧。

  幼时的我,多病体弱,加之生活环境经常变动,性格中顽劣倔强敏感都有些,行为上难免冲撞失当,而又不自知。只是有一次,父亲跟一个间接批评我的年长男子、他可能是父亲的同事语气温和地说:孩子是一棵小树,得慢慢修剪。这句话,反而胜过了许多呵斥和教训,让我即时收起了攀高爬低的手足,静静地将一颗聆听的种子,深埋于心底。

  甫出校门,我的青春诗行留下过这么一句:没有一个朋友像树木那样。我一定是失望于自己的肌腱、筋肉、神经种种的构造,而钦慕一棵树——它秋叶卸下春华又披,它惨遭腰斩又萌新枝,它坚守,它生生不息怒绽奋发勇气十足……只是有一次,也唯有过一次,父亲以平静但是很正式的口吻对我说,你现在20多了,我原来一直是担心你长不大的。只因此言,我过于倾注自己内心的眼光终于有了一次向外打量:原来是这样,我恹恹、也被自己厌厌的生命里,一直伴随着一个祈祝和关切啊!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仅是物理性的延续、存在,也是精神性的注入和养育。父亲曾是转战太湖十年的游击队员,是只身劝降整团敌军的孤胆英雄,是坚守红旗迎接渡江大军的武工队长。但他以这么平淡,平淡到几乎无痕,这么深邃,深邃到直指女儿心灵的方式指导了我生命的趋向,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攒力聚力生长?

  之后的二十年,我一直在滴滴点点地攒聚:尽力建立起跟自己心灵的伙伴关系,尽力从运动中找到身体的“弱平衡”,尽力从拥挤熙攘的时欲中走出、要自己“走窄门”,尽力在别人需要时“得助人且助人”,尽力在遭受误解和明知吃亏时劝慰自己“还好,还没破产”,尽力在生命的修行中经常地见齐他人的悯爱、圣贤、慈惠和上智……

  岁月流经我的躯体——这是“祖产”也是“自产”,这是成果也是目标,这是完备也是缺项——如果我已经被它塑成一棵树,我一定是一棵落叶树,冬天只有裸枝,夏日只有疏叶,微小的花蕾极不起眼,纤弱的新叶难称华丽,但我生长在父辈的殷殷期许之中,生长在中外的丰饶文化土壤,生长在宇宙的瀚渺无垠始终,我有根且有枝,“根是地下的枝,枝是地上的根”(泰戈尔),时至今日,我仍然愿意见证生命、坚守希望,希望自己是一棵蒙恩、感恩又在恩泽中努力伸展努力结果的“勇气树”!好好长啊,这一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