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莉:母亲的荣誉

发布时间:2016-07-28

  今年7月,单位搬迁至新馆,我在清理个人物品时,发现各类证书、奖状、奖牌,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整理时不免有一丝感慨,一点慰藉。由此想到,家中获得荣誉级别最高、范围最广、数量最多的,当是母亲。那些奖状证书的背后,凝聚着了她无数的艰辛和努力。

  这是一枚五角形的奖章,它静静地躺在红色的丝绒垫子上,奖章上方的长方形吊牌上,刻着“全国优秀教师”六个字。这枚1989年获得的奖章是母亲从教三十八年中获得的最高荣誉。母亲自小刻苦好学,成为一名中学教师后,始终牢记着“教书育人”的宗旨,工作中废寝忘食、兢兢业业。她上的语文课,严谨而不死板,活泼而不放任。更为可贵的是她能牢牢抓住四十五分钟的授课时间,充分调动学生的学习主动性和积极性,高质高效地完成教学任务。学生即便到了初三,除了每周一篇周记外(周记从初一进校时开始写),仍然保持没有回家作业的传统。而每到考试,遥遥领先的成绩却让家长信服、学生喜爱。母亲对所有的学生都一视同仁,无论成绩好坏,表现优劣。她创立的“轮流班长制”、“班级自制”等管理方法,让每位学生都能有机会当上班干部,既增强了学生的自信心,又锻炼了学生的能力。在三十八年的教学生涯中,她始终站在普通中学的三尺讲台上,给学生带去知识与希望。每每抚摸这枚奖章,母亲总说自己很幸运,因为她只是尽到了作为一名普通教师的职责,国家却给了她这么高的荣誉。

  这是一枚系着红蓝白三色缎带的银色圆形奖章,是母亲在1997年获得的“江苏省中等学校园丁奖银奖”。记得拿到证书和奖牌,还有1600元奖金后,全家都很激动,因为这在当时,也是笔“巨款”了。是请客吃饭,全家欢聚,还是买上礼品,亲朋好友共享,家人争论许久,母亲却在一旁沉思不语。最后,她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原来,母亲一直很关注贫困学生,她注意到总有学生因为家境贫寒或者父母生病而艰难求学。平时,只要自己的学生有困难,她总是及时伸出援手,送钱送物。这次,她希望将这笔奖金捐赠给希望工程,帮助那些因贫困而失学的孩子。在家人的支持下,拿到奖金的第二天,母亲就全部捐了出去。当看到4个远在泗洪的孩子因为她的帮助,又能继续学业时,母亲感到万分欣慰。

  这张印着第一名的红色证书是母亲参加全市教育系统演讲比赛时获得的。照片中,当时年过半百的母亲挤在一群比自己女儿年龄还小的参赛选手中,颇为引人注目。记得那时,母亲刚调至工读学校,成为学校历史上首位女班主任,无论是教学任务,还是管理职责都繁重而艰巨。课堂内,她针对这些学生知识结构薄弱的特点,设计了多种教学方法,做到因材施教。课堂外,她到每位学生家中家访,与家长交流沟通,与学生促膝谈心。当时,家人都劝她放弃参赛,可母亲却说,她的学生就是一只只误入迷途的羔羊,她希望通过这次演讲,能让人们更多地理解、帮助这些孩子。她利用教学与值班的间隙,认真撰写演讲稿,又克服年纪大,记忆力差的弱点,反复背诵长达5000多字的稿件。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她站在领奖台上,捧着第一名的鲜红证书时,她想到的是——她的学生明天一定会更好。

  如今,母亲早已退休,她的证书生涯也随之告一段落,但母亲的教学工作却从未终止过,她或向同行介绍教学方法,分享教学经验;或与学生交流学习心得,指点学习技巧。在母亲的传承下,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我们全家都养成了认真、踏实的作风,各种荣誉证书也在逐年增加。随着第三代家庭成员的不断成长和进步,相信不久的将来,各种荣誉证书会更加的丰富与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