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月英:我与母亲的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6-07-28

  母亲小时候因为长年生病,缠绵病榻,学业多次中断,以致勉强坚持到初中毕业。此后人生里就有了一处遗憾,多次和我提起,言语里不无惋惜和无奈,经历此事的母亲,加上年轻时当兵参军的外公管教母亲也甚严厉,到了我这辈,母亲对于苦学已经耳提面命到我睡觉仍在耳旁回响。每日放学回家,必先完成当时作业才能吃饭,寒暑假必定给我张罗些书籍,其中必有我下学期的课程书,但这些都不是我最头痛的,我最不想看到的是那些奥数题目,因为母亲不会教我,也不给我请家教,全部要我自己去摸索如何得出答案。对于小小年纪的我,无异于一瓶毒酒摆放在我面前,却必须自己独自饮下。我一度很苦闷,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这么要求自己。小学毕业升初中时,学校为了对学生多些了解,就设计了份考卷,我惊叹我能轻松答出了所有题目,甚至附加题后,我才了解母亲当初的用心良苦。这件事对我影响颇深,此后一直将学习的传统保留下去,怎奈我智力有限,又在无形中错失了很多机会,但母亲此后却很少管我学业,更多的注重我的品格。母亲中年后,我亦工作结婚,母亲突然开始关心感恩了,小到谁家送了水果,谁家送了些蔬菜,她均记得清楚,她不仅自己记住,也要求我事事记心里。邻居家小姑娘马上要高考了,考点离家较远,且家里无车接送,父母怕路上耽误时间,母亲知道考点离我住的小区较近,母亲二话不说就安排进了我家,我心里对于母亲不经我同意就擅作主张颇有微词,母亲看见我脸色不佳,给我讲起我大学在外求学,夜里父亲胆囊炎急性发作,母亲没力气扶起近两百斤的父亲,是邻居的帮忙才让父亲顺利进了医院。母亲说,别人在你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你,现在别人有困难了,你怎能袖手旁观,不过三天的时间,虽有些不便,到并非不能克服。母亲已然说到我心软的地方,有理有据,我自然接受了这安排。此后,母亲经常打电话给我,有时是说邻居送了袋土豆给我,有时只是转诉对我的几句关心,但是情感自此以后就转变了,不再是点头之交的旁人,而是和你有某种亲密关系的熟人。对于母亲来说,她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让我懂得施恩无念,受恩莫忘的这点。影响总在潜移默化中形成,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的丈夫也像自己和母亲一样,我突然很感谢母亲,在无数个日子里,将这一份宝贵的财富慢慢的传递给我们,通过我们再传递给下一代。